中文 | 无障碍浏览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外事资料 > 异域风情

吃口青菜好难啊

时间:2017-09-21 浏览次数:153

    国外吃青菜好难啊。这是我这个潮州人驻外留下的深刻印象。在我常驻过的菲律宾、斯里兰卡和埃及是这样,连我到过的法国、阿联酋、马尔代夫、尼日利亚、尼日尔等欧洲、中东和非洲国家也不例外。

  潮州人的餐桌上,午餐和晚餐哪顿能少了青菜。在北京,如今吃绿叶菜也不难。可是,在国外,要吃上绿叶菜就不容易了。

  我们知道,西餐也有蔬菜,但都是由胡萝卜、番茄、黄瓜、洋葱之类生蔬菜做成的沙拉,没有炒绿叶菜。马尼拉饭店的西餐,如牛排、炸鸡、烤鱼,做得还是很地道的,唯独少了青菜。

  20世纪80年代中期,菲律宾的经济还不错,买肉买海鲜也不太贵,唯有青菜少。到了’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我们夫妇自己开伙,经常要开车上菜市场买菜,体会就深了。我常驻过的这些国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大超市,要像北京一样从超市里买菜是不可能的。

  科伦坡的菜市场跟我们国内不一样,卖肉的、卖海鲜的和卖菜的在不同的地方,无法在一个市场把肉、鱼、菜一下子一全买齐了,科伦坡的所谓菜市场,连我们国内常见的下午市都不如。菜市场有赶集的日子,每周有两天。即便是赶集的日子,菜也多不到哪儿去,青菜就更少了。

  大路菜,如胡萝卜、土豆、洋葱、豆角之类是有的,但青菜的品种就少得可怜。我们每次都先拼命找青菜。

  像油菜、白菜之类的青菜也有,但都长得不好,没长开,蔫蔫的。油菜的叶子不太绿,个头也不大,像历尽沧桑的小老头,哪有我们国内的好。白菜个头也不大,有时有苋菜和空心菜,但菠菜很少。总之,绿叶菜的种类太少了。开车到外地去,路边菜摊的青菜还多一些。

  后来去了埃及,我吃食堂了。开罗设有我们的中东总分社,连家属有二三十号人,总社派了两名厨师,负责每日三餐。

  埃及的情况跟上述两国不一样。菲律宾和斯里兰卡好歹是热带国家,椰树婆娑,满眼绿色,青菜都很少,而埃及国土96%是沙漠,只有尼罗河沿岸才有绿洲,况且大开罗人口近两千万,都快赶上北京了,属世界十大都市之列,吃青菜就更难了。

  我们食堂吃得最多的是尼罗河的罗非鱼,隔三岔五总来一条炸罗非鱼,挤上几滴柠檬汁。开头觉得很好吃,时间一长就腻了。埃及的柠檬倒是很多,什么菜都来点柠檬汁。食堂的青菜吃得少,我们只好自己上街买些西红柿和黄瓜生吃。

  在开罗的公园里,常常可以看到这样动人的一幕:祖孙三代拉家带口在地上铺块塑料布当“大地餐桌”,“桌”上摆着一摞大饼,旁边放着用大葱、洋葱、番茄、生菜加上柠檬汁和橄榄油拌成的凉菜,用手撕开大饼,蘸蘸蚕豆酱,再抓些凉菜往嘴里送,美美地享受着野餐的天伦之乐。

  其实,这种凉菜和西餐的蔬菜沙拉是很符合现代养生的营养概念的,只是我吃不惯罢了。好像潮州人从小就是喝粥吃青菜长大似的。走南闯北几十年,爱吃青菜的习惯总改不了。如果不是潮州人,或者不是南方人,对青菜的感觉就不会这么强烈了。

  好想念潮州菜市场的青菜,带着露珠的菜叶鲜嫩得朝气蓬勃。

  (摘自《潮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