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无障碍浏览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外事资料 > 异域风情

美国人的世界观

时间:2017-04-07 浏览次数:781

    曾听说了件有趣的事:一个美国妹妹爱上她的埃及男同学,可“神女有心襄王无意”,男生找了个最好的拒绝方法,说,你能在世界地图上马上指出埃及么?妹妹当即气结。

  我也曾碰到一位在政府工作多年的老人,他骄傲地对我说,他当空军和在列车上工作时,去过世界很多地方。我套近乎地问哪里,有没有到过中国?

  “亚洲国家没去过,火车是开不到那里的。”他思索一阵后很自豪地回答,“但我到过加拿大和夏威夷!”的确,美国人地理方位感之差、知识之贫乏,几乎到令人瞠目的地步。基本上,纽约出生长大的人,绝不会记得某个距纽约不过几十里的以风景名胜取胜的小镇。也许他们去那里郊游过好多次,酒吧罗曼史也有很多回,但要是说起那个地名,他会问:“美国有这个地方吗?”可谓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若要出门,差不多人人车上装有电子导航系统,哪里直行,哪里拐弯,甚至哪里停车上厕所,系统都能一手包办。新技术加上无比精确的全美电子地图,让美国人心安理得地跟地理绝缘。

  一位在美待了七八年的中国友人分析得一针见血,美国人不关心周遭三分地外的事,背后部分原因是傲慢作祟。尽管一般美国人都受过良好的家庭和学校教育,为人热情友善,但骨子里作为丰衣足食超级国民的优越感,却是根深蒂固的。在一些美国人眼里,美国就是全世界,而地球的中心就在纽约或华盛顿脚下。

  “既然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所发生的一切又都以美国为轴心,就算是对世界其他地方其他种族显示出无知,又有什么关系!”这位朋友说。

  一个明显的证据,是美国各大电视网极少国际新闻。热门新闻除了国内大事外,几乎全是各地的花边轶事,比如谁家猫上树,或哪位女明星的热辣艳闻。记得上几星期的热门“新闻人物”排行,名列第一的是一个在大水球里泡了几天的魔术师,第二名则被一头山羊拿下,它的“伟大事迹”是从农场溜出来,跑到一所中学撞了半天校门,结果惊动了数百名学生来堵截,若干记者也赶来参与其中。

  约翰是美国某大报名记,曾在波黑做过10年战地记者。他不无沮丧地说,回到美国后才发现自己的新闻理想破灭了,因为自己冒着血雨腥风和生命危险得来的消息,美国人根本就不买账。“他们才不关心世界其他地方发生了什么!事实上,他们现在连报纸都不看了,只看电视,而且只看橄榄球——那个全世界人民都不感冒的玩意儿!

  我的政治学教授也在课堂上抱怨,当卢旺达发生百万人种族大屠杀的时候,各大电视台和数千万观众正在八卦辛普森的杀妻丑闻。

  实际上,这地理知识匮乏的问题,说到底,是个世界观的问题。可是,注意了,美国人最恨别人说他们没有世界观——他们怎么会没有世界观!放眼全球,哪里不是美国人?巴以问题是谁搞大的?萨达姆是谁整下台的?世界上发生的哪件大事跟美国人没有关联?难道你没有眼睛吗?居然敢说美国人没有世界观!

  所以,如果你问一个美国人:如果没有伊拉克战争,你会知道中东吗?他必定立马收起脸上的谦和微笑,甩你一通白眼。若遇到脾气暴躁点的,说不定会愠怒地回敬你:“滚蛋!”是啊,这是另一种傲慢的美国文化:美国人允许自嘲——自我批评——反战反布什反政府都没问题;也允许“他嘲”——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不遗余力地批评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你还必须“虚心接受”,但是记住,你是万不可以嘲笑他的,尤其是他的致命弱点,比如世界观问题。

  (摘自《新世纪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