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无障碍浏览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外事资料 > 外事参考

墨西哥谨慎应对北美自贸区重新谈判

时间:2017-11-13 浏览次数:57

    核心阅读

  8月16日至20日,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三国将在华盛顿开启北美自贸协定的首轮重新谈判。在美方看来,减少美国对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贸易逆差是特朗普政府重谈北美自贸协定的优先目标。美国一些行业人士和专家认为,协定的任何改变都将是一柄双刃剑,在让一些产业受益的同时,也让另一些产业受损。墨西哥在谨慎应对北美自贸区重新谈判的同时,也对谈判存在一些担忧,包括关税和产业贸易保护措施等内容。墨西哥经济部警告说,保护主义是一种“退步”,北美地区不应打开类似增加关税等贸易壁垒的“潘多拉魔盒”。

  采取重新引进关税措施也将损害美国出口商利益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多次批评北美自贸协定造成了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流失,甚至由此威胁要退出北美自贸协定。在今年4月与加拿大、墨西哥领导人通话后,特朗普同意当前不会终止北美自贸协定,而是寻求重新谈判。

  墨西哥被认为是美国在此次谈判中的重点施压对象。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报告,1994年北美自贸区成立时,美国对墨贸易逆差为13亿美元,而到2016年,这一数字已超过640亿美元,同年美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逆差也超过100亿美元。美国政府认为,在北美自贸协定生效后的23年里,墨西哥依靠劳动者的低工资、松散的准入与管理规定、靠近美国市场的地理位置以及自贸协定的低关税等优势,吸引了大量跨国企业到墨西哥投资设厂,再向美国大量出口产品,造成美国对墨西哥的巨额贸易逆差。

  美国希望通过重谈自贸协定,打开墨西哥市场,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作为农业大国,墨西哥农业是对美出口的重要行业。如果谈判结果过分强调开放农产品市场,墨西哥农业无疑将受到美加进口农产品的重大冲击。制造业方面,美国希望收紧原产地规则,这将加剧墨西哥进口原材料再加工出口模式的困境。根据原产地规则,只有完全在北美自贸区生产的商品才能享受税收优惠。

  有分析认为,美方可能在谈判中提出修改北美自贸协定副本中的环境和劳工标准,墨西哥可能不得不因此调整国内现行法律,加大环境执法力度、提高用工薪酬标准。

  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日前表示,美方采取包括重新引进关税政策等在内的贸易保护措施,就像“打开潘多拉魔盒”,不仅将影响墨西哥出口商,也将损害美国出口商利益,最终破坏贸易开放进程。墨西哥政府认为,自贸安排并不是造成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墨西哥政府同意就如何改善贸易环境进行协商,但不是以减少墨西哥对美出口为前提。瓜哈尔多表示,若想减小贸易逆差,最好的解决办法应该是扩大贸易,而非采取限制性措施。

  区域内设置贸易壁垒将形成“一损俱损”的局面

  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公布的报告指出,将重新谈判自贸协定作为美国减少同墨西哥贸易逆差的手段,这很难达成目标,因为贸易协定在解决贸易逆差的问题上是一个效率很低的工具。

  而对于美国希望墨西哥提高劳动者工资,以降低墨西哥在用工成本上的吸引力,让企业回流美国,墨西哥方面指出,这一做法将降低北美地区整体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墨西哥经济学家彼得斯认为,北美自贸协定生效23年,北美地区乃至美洲地区的产业链已经十分成熟,产业分工细化,在自由化程度较高的北美自贸区内设置贸易壁垒,对区域内各方来说将形成“一损俱损”的局面。美国若采取一些保护主义措施,在为自己获得蝇头小利的同时,会令北美地区的贸易量整体收缩。

  彼得斯认为,墨西哥制造业已成为北美整条产业链上不可缺少的一环,美国对这重要一环的制裁,最终会自尝苦果。无论是对墨西哥采取加税等措施,或者一味追求将企业从墨西哥或加拿大迁往美国,以保证美国的就业或者平衡国际贸易,都将拉高北美地区的部分产品制造成本,降低区域经济整体竞争力。这在损害别国企业利益的同时,也会损害美国的相关产业和消费者的利益。

  此次谈判的另一大焦点是有关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申诉程序和争端解决机制的条款,即被称作“第19章”。该条款允许加拿大或墨西哥相关方将美国机构做出的关税决定提交至北美自贸协定特别仲裁小组。它会审查美国机构对关税决定的解释,可在必要时要求美国机构撤销其关税决定。

  如果第19章从自贸协定中删除,特朗普政府将更容易无限期地对从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的各类商品增加保护性关税,后者提交的申诉将送至美国司法部门解决,而加拿大和墨西哥显然不信任美国司法部门的效率。加拿大外长弗里兰在14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加拿大认为北美自贸协定保留有效贸易仲裁机制非常重要,有好的贸易仲裁机制才能保持好的贸易伙伴关系。

  达成的协定应该能够最大化激发整个地区的潜力

  有分析认为,应该完善这一自贸协定,既不能直接废除,也不该在损害别人利益的基础上只扩大自己的利益。在不断推进重新谈判的进程中,三方显然都已注意到这一点。以美墨间谈判为例,两国6月达成食糖贸易协议,美国取消针对墨西哥食糖出口到美国的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而墨西哥对美国在增加粗糖出口的同时,大幅减少精糖出口。这被视为美墨双方在北美自贸协定重新谈判前的一次互相试探,而两国在这次试探中各退一步,让北美自贸协定也有了一定转圜的余地。

  一些分析认为,虽然各方都在极力争取各自利益,不过三方也都认识到,区域一体化是“正和博弈”,只有在各方都尊重其他伙伴的利益和诉求的前提下,达成的协定才能够最大化激发整个地区的潜力。

  不过,墨西哥政府日前向议会提交的报告指出,政府将尽最大努力寻求谈判达成协议,但不排除谈判破裂和美国退出北美自贸区的可能性。因此,墨西哥期待通过此次谈判保留自身贸易优势,同时努力寻求贸易多元化,双管齐下为本国经济发展提供持续动力。

  瓜哈尔多表示,墨西哥将寻求贸易多元化战略作为经济发展重要任务。目前,墨西哥正加紧同欧盟升级双方自贸协定。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墨西哥时表示,德国将助推欧盟与墨西哥在年内升级自贸协定。与此同时,墨西哥还将目光投向南美洲、亚洲等地区,比如加大与其他太平洋联盟成员(智利、哥伦比亚、秘鲁)以及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的贸易协定谈判力度。随着南方共同市场逐步打开大门,墨西哥还将进一步加强同阿根廷、巴西等国家在农牧业和制造业等领域的合作,尤其这两国玉米和大豆对墨出口,有望未来替代美国进口产品。

  《人民日报》(2017年08月16日2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