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无障碍浏览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视角

“外交+”创新:与地方“对表”的深意

时间:2017-10-13 浏览次数:274

    外交工作政治属性很强,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是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理所当然地,服务党的中心工作就应该是外交工作努力的方向

    2017年9月14日,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外事局副局长姚云峰参加了他从事基层外事工作20年以来最高层级的一次外事培训——外交部在天津市委党校举办的“外交外事知识进党校”活动。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培训的授课团队可谓豪华:由外交部外事管理司、边界与海洋事务司、政策规划司、国际经济司、新闻司的负责人授课,介绍当前国际形势与中国对外战略、“一带一路”建设、周边热点问题、外事管理与服务等内容。

    从2016年9月起,外交部已经先后走进山西、河南、湖南、河北、天津5省市党校,为2400多名地方党政领导干部作专题培训。在天津的“外交外事知识进党校”开班仪式上,外交部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国外工作局局长邓波清对学员表示,“外交服务国内发展是硬任务”。

    而“外交外事知识进党校”,只是外交部服务国内的创新举措之一。

为什么进党校

    “中方将设立1000亿元人民币的中俄地区合作发展投资基金。中方设立的各类多双边产能合作基金已超过1000亿美元,地方要思考怎么能用上这些资源。”外交部外事管理司(以下简称:外管司)负责人在天津市委党校分享这组数据时,很多学员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干什么?怎么干?怎么在地方找准机会利用资源,这是需要主动思考的。我们开发区大概聚集了4000家外资企业,怎样更好地利用资源推动务实合作是要思考的。”姚云峰说。

     天津市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副主任房靖彪对《瞭望东方周刊》说:“现阶段工作中存在的挑战之一,就是各级干部的对外交往能力和水平与新形势的要求可能还有一定差距,所以外交外事知识进党校活动就显得非常有意义。”

    邓波清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外交工作政治属性很强,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是在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下来开展的,理所当然地,每一个时期党的中心工作就应该是外交工作努力的方向。

    “当前党的中心工作是什么?是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他说。

    “具体来说,外交部是从两个层面来做:一个层面是认识到国内不同的地方发展情况虽不一样,但有一些共性的需要;第二个层面是考虑不同省区市有自身特殊性,有一些特殊的需要。”

    “从各地的共性需求来看,改革开放新时期的主要任务是开放,没有开放就没有发展,所以,外交部向国内的省区市不断介绍外交工作的思路,外交外事知识进党校就是从这样的角度出发的。”邓波清说。

    在为天津市委党校授课的前一天晚上,外管司负责人才从武汉授课结束,乘坐高铁赶到天津。2017年9月11日至12日,外交部“外交外事知识进高校”第二场活动走进湖北,该活动于6月开始,旨在引导师生正确认识世界和中国发展大势,正确认识中国特色和国际比较,全面客观认识当代中国,看待外部世界;增强师生对国家外交方针政策理解和认同,提升对国家的历史责任感和报效国家的使命感。活动受到高校师生的高度评价和热烈欢迎,影响力持续发生。

外交部提供“点餐”服务

    外交服务地方发展的第二个层面,是为各个地区个性化的需求提供服务。

    2017年7月,在驻加拿大使馆、驻多伦多总领馆的支持下,四川省走进加拿大安大略省,在多伦多举办推介活动,并与安大略省签署8个合作项目,四川省相关企业与加拿大当地企业开展一对一交流,寻求合作意向。

    外管司负责人说,外交部在服务国内发展方面具有机构优势,遍布全球的近300 家驻外机构,是外交一线的支点,也是各部门及各地企业在国外开展活动可以借助的落脚点。

    2015年,外交部创办了专门的信息通报平台,发挥外交部和驻外使领馆信息资源优势,及时给各地方和中央企业提供国际形势、外交政策、科技创新、产业动态、“一带一路”建设、国际产能合作等方面的重要信息,为各地方和企业架起“天线”,成为“部级智库”。

    2017 年,外交部启动“定制信息服务”,通报工作不仅供应“标准餐”,也开始提供“点餐”服务,满足各方口味。

    外管司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外交部根据雄安新区提出的需求,提供智慧绿色城市建设、世界级城市建设、创新驱动区域经济发展等方面的信息,根据河北省的需求,提供挪威等国冰雪运动赛事场馆建设、运动员训练等方面的经验,为广东省提供东京湾区建设经验,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参考等。

为人才“松绑”,给足协放权

    外管司负责人介绍,在保持党政干部因公临时出国管理从严从紧的基本态势下,外交部配合“一带一路”建设、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等国家顶层设计,给予政策倾斜。

    仅从省部级团组来看,近两年来执行经贸类任务和国际产能合作的团组占20%,专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占10%,赴周边国家开展互联互通的团组占15%,赴二十国集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履职以及出席涉人民币国际化等重要机制性会议的团组占6%。

    值得提及的还有,2016年,中央出台了《关于加强和改进教学科研人员因公临时出国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为人才出国交流“松绑”。文件惠及超过200万教学科研人员。实施一年来,高等院校学术出访增幅超过30%。

    外管司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在推动全面深化改革方面,外交部为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改革试点工作提供外事管理政策支持。

    比如,为配合中国足协改革,外交部积极协助中国足协开展对外交流合作,并为中国足协“走出去”、“请进来”提供政策倾斜。

“走出去”和“引进来”

    外管司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外交服务国内发展,还包括为企业和个人“走出去”和“引进来”提供便利化服务。比如,提高中国护照的含金量,提供APEC商务旅行卡等。

    2015 年,外交部出台规定,进一步明确企业业务人员因公临时出国“一次审批,一年内多次出国有效”的适用对象范围、具体适用条件和申请程序,并提出相应管理要求,为企业人员“走出去”提供便利。

    同年,外交部推动出台规定,进一步简化金融类中央企业领导人员因公临时出国审批程序,助力金融企业更好更顺走出去开展对外合作。

    为企业“送服务”“送政策”也是外管司的一项重要业务。

    近期,在“外事服务进企业”活动中,在与四川央企、四川省属国企以及部分民营企业负责人举办座谈会时,外管司就主动为地方进行政策宣介,现场答疑解惑。

与地方“对表”

    外管司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外交外事资源走向地方,走向企业,需要完善供需对接机制。目前,外交部通过部地方外事指导协调小组,建立了与地方的资源共享机制,每年向地方收集需要外交部支持的重大涉外事项。

    “比如,地方希望邀请外国重要团组到当地访问,希望与国外特定城市建立友好城市关系,希望承办重大国际会议并得到外交部的后续指导,地方向外交部提出,我们一项项研究并推动落实。”他说。

    2015年,全国地方外办主任会议在西藏林芝召开,外管司向各省区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及沿海开放城市的共75 名外办主任发放了调查问卷,汇总整理形成约6.3万字的材料,各地方外办主任提出了269 项希望外交部支持事项,内容几乎涵盖所有外交部地区业务司的工作。

    外交部地方外事工作指导协调小组的主要任务是与地方提出的需求“对表”。2016年,“对表”的结果是,626项地方需求中,落实率为90%。

    陕西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主任姚红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党的十八大以来,地方外办和外交部的沟通机制更加畅通了,比如,2016年全国地方外办主任会议,我国驻外大使参会并作专题发言。

    本刊记者从外交部了解到,这次地方外办主任会议,外交部20多个司局的同志都参与了交流,是史上最多的一次,让外交部各司局的同志和各地方外办主任、驻外大使充分交流国内国外、中央地方的情况。

外交资源“下沉”

    “2015年底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理会晤在郑州举办。这次活动对全省外事系统干部是一次很好的锻炼,大家的开放意识得到了提高。”外管司负责人说。

    他认为,提高地方的开放意识也是一项值得关注的工作。

    2015年底,外交部在“全国地方外办主任会议”上宣布了外交部支持地方外事工作的十项举措,把更多的外事活动和高级别国际会议放到地方举办。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重大外交外事活动由地方承办,往往起到办好一个活动、点亮一座城市的效果。比如,今年厦门举办了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让更多外国人知道了厦门。很多外国人不敢相信,厦门这么现代化、这么美。”

    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国际交流活动开始由地级市承办。比如,陕西省安康市是秦巴山区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303万人口中有约100 万贫困人口。2015 年,外交部积极推动中日地方交流促进研讨会落地该市,安康市由此成为第一个举办该研讨会的地级市,也是安康首次承办重要国际研讨会。研讨会期间,还举办了安康魔芋企业与日本群马县魔芋企业代表对接洽谈会。这次研讨会为安康打开了一扇中日交流的窗户,也是外交扶贫的一次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