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无障碍浏览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视角

地方外办:从“办事员”到“参谋和助手”

时间:2017-10-13 浏览次数:302

    以前我们认为外办就是个办事机构,自己是迎来送往的接待员或者办出国手续的办事员,从来没想过自己是统筹国内国际资源的大管家或者是参谋、助手的角色

    一年前,当吉林省人民政府外事(侨务、港澳事务)办公室(以下简称:吉林省外办)主任王志伟站在吉林省省委书记和省长身旁,出现在抗洪抢险前线的镜头里时,有人问道,“抗洪抢险,一个外办主任去干什么?”

    更令很多人不解的是,在吉林省抗洪抢险表彰会上,吉林省外办还被评为抗洪抢险突出贡献集体。

    人们并不知道,这场特大洪水来自图们江,了解上游国家水库泄洪情况至关重要,这正是吉林省外办做的工作。

    “地方外事工作正在由外事管理向全方位服务转变,工作重心不断下沉。”王志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从事地方外事工作三十余年,他能感受到,十八大以来地方外事工作正在发生巨大改变。

    有同样感受的还有陕西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以下简称:陕西省外办)主任姚红娟,她是一位拥有导游证的正厅级干部。二十年前,她认为作为一个地方外事干部就是干好两件事——做好接待及翻译工作。

    “以前我们像导游、接待员,现在正在向参谋、助手转变。”姚红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打招呼修厕所

    上世纪80年代,王志伟参加工作,成为一名基层外事工作者。

    “当时,不要说建议领导讲好吉林故事,就是我陪老处长到主任办公室汇报工作,都不敢坐着,两只手像军人一样放在身体两侧,怎么可能去讲幽默‘抖包袱’。”王志伟向本刊记者回忆。

    过去,王志伟考虑的是接待外宾走哪条路线,交通要是太乱、太脏,还要提前跟市里打招呼清理卫生,安排参观点、买茶杯和修理厕所。而现在,他考虑的则是能取得哪些务实合作、服务整体外交要达到什么效果。

    姚红娟对于兵马俑、华清池、乾陵的历史熟稔于心,这也是得益于上世纪90年代的“接待员”工作。

    “我刚到外办时,参与了很多重要外宾的接待,主要是做翻译,当时要背城墙、兵马俑等旅游景点的介绍文字,就跟导游一样。做好导游,就算是做好工作了。”她说。

    除了迎来送往,当时姚红娟的工作还有办理出国手续,陪领导出国考察。那时,外办还是一个略显神秘的机构,“出于安全考虑,当时外国领导人的行程是不能对外公布的,但他们来访需要封路,所以一听说要封路了,大家就说肯定是外办干的。”

华丽变身

    变化发生在2014年中央外事工作会议。

    2014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指出,全面推进新形势下的对外工作,必须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

    从事了16年基层外事工作的吉林省外办人事处处长李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因为党对外事工作集中统一领导强化,提升了外办在吉林省的党委序列、政府序列中的地位作用。

    在2015年全国地方外办主任会议上,外交部长王毅强调,新形势下地方外事工作要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按照中央外事工作会议要求,做好“三个服务”,即服务党和国家中心任务、服务总体外交战略部署、服务地方发展现实需求。要积极推进对外交流合作、开展“一带一路”建设、拓展国际产能合作和搞好涉外安全工作。要加强谋划,主动作为,扎实工作,为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作出积极贡献。

    在姚红娟看来,“这三个服务,明晰了地方外事工作定位,一下子把地方从过去的一些具体事务提升到了国家的总体战略,这是革命性的改变。”

    如今的王志伟,可谓完成了“华丽变身”,外办的“多功能性”也正在凸显。

    在他看来,外办过去更多是服务,就像配角跑龙套,但现在要走到经济建设的主战场、舞台的中心,做主角,“现在很多活动是由省委省政府主办,外办承办,商务厅、工信局、发改委配合我们完成。”

    以吉林省海外华侨华人专业人士恳谈及项目对接会为例,仅2016年9月召开的第九届项目对接会,就吸引了来自26个国家和地区的445位海外华人华侨、港澳人士出席会议,与省内企业进行实质性项目对接,达成近70个合作意向,预计投资总额约为260亿元。

主席家乡的特色外交

    改革开放以来,陕西接待了200 多位外国元首和政府首脑,但在姚红娟看来,都是“闭门外事”,接待不出错就行,从来没有上升到“如何讲好陕西故事”的层面。

    “外交部陕西全球推介活动中,主席家乡成为陕西的靓丽名片。”姚红娟说。

    如今,陕西提出“主席家乡外交”。在外事接待中主动进行探索,既服务总体外交,又通过接待工作力求帮企业、地方解决实际问题,服务地方发展。

    在协助外交部接待尼泊尔副总统南达·巴哈杜尔·普恩之前,得知他非常崇拜毛泽东主席,陕西方面便安排他参观延安革命纪念馆、枣园革命旧址、宝塔山及杨家岭革命旧址,还专门为他借了八路军的服装,为他拍照留念。

    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徐新荣向南达·巴哈杜尔·普恩介绍了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我们专门买了英文版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在机场送给南达·巴哈杜尔·普恩,他非常感动。”

    王志伟认为,这种讲故事的意识是自上而下,“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其他国家元首时的一些形式也是以前没有的,比如瀛台夜话、茶叙,在朋友般的交谈中就定了乾坤。”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多个场合强调讲好中国故事的重要性。在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对外介绍好我国的内外方针政策,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把中国梦同周边各国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愿望、同地区发展前景对接起来,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指出,要提升我国软实力,讲好中国故事,做好对外宣传。

主动出击搭建平台

    复旦大学外交学系教授苏长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加强地方对外交流,五年来有条件的地方对外交往更加活跃,地方同周边国家相互交往的平台在增加,地方承担中央交办的重大外事活动也在显著增加,而“一带一路”倡议更是为地方开展对外交往活动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外管司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中西部地区对外交流的愿望非常强烈,“一带一路”倡议让他们从后队变成了前队,他们比以前更为积极。

    “尤其是陕西,作为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和‘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中央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同时也给予了许多倾斜性的政策,为开展地方外事工作赋予了更多的新机遇。”姚红娟说。

    2013年,当陕西省把海外侨胞及港澳台同胞参加公祭黄帝陵活动的西洽会举办到第18届,开始探索如何把这个活动打造成国际品牌时,国家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

    于是,经过两年的努力,西洽会被改版升级为丝绸之路国际博览会暨西洽会。2015年,会议的主宾国是吉尔吉斯斯坦、泰国和格鲁吉亚;2016年,则由韩国和哈萨克斯坦担任主宾国。

    “陕西不沿边、不靠海,我们必须主动出击搭建平台,主宾国都是我们抓住一切机会争取来的。当年格鲁吉亚大使来陕西访问,我们就向他发出了邀请,他很感兴趣,带来了国家重要领导和经贸团组。之后,陕西与格鲁吉亚的经贸交流就非常频繁了。”姚红娟说。

    位于吉林的“鸡鸣一声三国闻”的边陲小城珲春,在推动吉林省外经贸方面取得了不少突破。据统计,珲春国际合作示范区设立5年来,2016年实现货物进出口总值13.53亿美元,占全省贸易额的7.3%,在全省地级市中排名第二位。

    这背后是吉林对区域合作的高度重视。2017年,吉林省大力推动图们江三角洲国际旅游合作区、图们凉水-朝鲜稳城岛跨境合作开发区等跨境经济合作园区建设。为支持珲春国际合作示范区建设,吉林省外办还制定了《支持珲春国际合作示范区建设的措施(16条)》。

    外交学院副教授任远喆认为,地方政府对参与跨境合作充满积极性和主动性,希望通过对接中央的外交大战略,参与到国家开放大局中,发挥其优势和独特的作用,形成经济发展和国际声望双丰收,国家利益与地方利益皆维护,自身需求及外方需求均满足的多赢局面。

累得在停尸房睡着了

    苏长和告诉本刊记者,值得注意的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一些领域,地方也被纳入到对外交往体制机制中,例如领事保护、对外援助、“一带一路”建设等。

    随着中央、地方、驻外使领馆、企业和个人“五位一体”的领保联动机制初步建成,地方更多地参与到领事保护中。

    2013年以来,吉林省外办配合外交部及驻有关国家使领馆,及时圆满处置救助吉林在韩病危公民,解决吉林省公司在马来西亚劳务纠纷等海外领保事件100多起。

    此外,吉林省在外交部等国家部委的指导下低调稳妥处置各类涉外突发事件、敏感事件300余起。

    其中最轰动的一起案件是发生在2015年7月。当时,一辆载有26名韩国人的客车在从吉林省延吉市前往丹东市途中,发生重大交通事故,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车上人员是在韩国行政自治部下属一所研修院进行研修的地方政府公务员。

    “事发后家属们很激动。我办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积极做好各项善后工作。”王志伟说,“处理过程中尽管遇到一些困难,但我们保障受重伤的人员第一时间接受专家治疗,为把遇难者遗体顺利运回韩国,外办的一位年轻干事专门负责护送,累得在停尸房里睡着了。最终,事件得到了妥善处理。”

    “边境地区对中国的周边外交和国家安全都十分重要。边境地区的国境两侧具有相似的民族构成、宗教信仰、传统文化及生活习惯,在开展民族、社会、文化等领域的交往、交流和加强合作方面,地方政府所处的环境有利,坐拥众多便利条件。在这一特殊区域,地方政府的作用独特。”任远喆表示。